tags | rssmap | sitemap 热门标签: 9月各地特产 恩施土特产 陇县文化特产 天津特产小吃 贾汪的特产 土特产宣传语 闽南特产批发 梅州特产小吃 丰桥特产 三江源土特产
您的当前位置:全球十大博彩平台_佰博评级 > 产品介绍 > 正文

《我英 透明人间》橙会玩 ^第35章^ 最新更新: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12-20

  回到列车月台的叶隐透听到这一句广播,又从稀稀拉拉的队列中探出头,望了眼上一趟来时的轨道。披着晨光的子弹头列车眨眼间就冲了过来,虚晃一招假装刹不住车,然后才稳稳当当地停下。车厢的自动门慢动作回放似的开了,等车人们纷纷重振精神。被车门倒出来的乘客有序地下着车,目之所及的脑袋有黑的棕的黄的,却不见本该最显眼的那抹颜色。

  叶隐透踮起脚向车厢里张望。车里涌出的乘客渐渐稀疏了,她放下脚跟收回目光,准备等下一班。脚上的帆布鞋一直是以轻便作为卖点的,拍出来的广告里也经常有鞋模穿上它健步如飞然后直接飞走的镜头。她不是小孩子了,当然知道一双平平无奇的鞋子既不会长翅膀也不会装弹簧。但在周围再次清晰起来的喧闹中,她感到有些无所适从。发热的大脑一点一点冷却下来,她避开人群,蹲下身重新系好鞋带——刚才跑太急散开了。

  系好一边,正打算换只脚,手背突然被烫了一下。叶隐透索性就着深蹲的姿势埋头不起来了:别人的热闹不好听。但这样做就可以把无关的声音和自己隔离开来,围成一个只有小小心跳声的专属隔音室。……虽然袖子肯定湿了。

  “快点。就两根破鞋带要系到什么时候啊渣滓。”满世界的陌生里突兀地冒出一把熟悉的嗓音——出现的理所当然,给人一直都在的错觉。声音的主人漫不经心地踢了她两脚作为催促,但那点力道并没能带来疼痛。紧跟而来的,反而是濒临溺死时抓到救命稻草才能比拟的安心感。

  如果没有听到那点微不可闻的鼻音,爆豪胜己估计已经二话不说炸她个半死了。但事实上他僵直了身体,半是混乱半是恼火地咒骂:“臭女鬼要不是你瞎隐身我早就找到你了——你他妈在哭什么啊?!”他倒也没有真的在等回答,很快镇定下来威胁道:“再哭炸飞你!!”

  谁料被他这么一威胁,团成一团蹲着的格子衬衫居然哭得更凶了,还抖嗦着顶了句嘴:“在公、公共场合放烟花会被、被抓起来的!”爆豪胜己俯下身在她耳边响亮地嗤笑一声,拎住叶隐透的领子恶狠狠地说:“我不会去看不见的地方炸吗?!至于是不是烟花,等会儿就知道了。”并作势要把叶隐透就这样拖到角落里——

  爆豪和叶隐透被巡逻英雄带到了名古屋车站的临时屯所。名古屋车站人口混杂,一旦遭到,造成的损失将不可估量。鉴于这一点,每当出入流量突破安全线,当地警察局和辖区英雄事务所就会在车站门口驻扎临时据点,以便接到联络后可以及时赶到并开展讯问,视情况由英雄派人手协助警方进行拘捕。

  “……不是说了没动手吗,”少年的态度从刚开始的还算安分逐渐恶化。他烦躁地拧起眉,暗红的三白眼瞪向对面的中年警察,语气有点不善:“这家伙身上没有「爆破」造成的伤口。你们对她的衣服做了全捡,这点事情总不会不知道吧。”

  警察把他写着“不爽”两个大字的脸和电脑屏幕上调出来的公民档案一对照,见相貌特征大体一致,再综合个性一栏上填的“爆破”,话再出口已经缓和了很多:“看来是目击者误会了。耽误你们的时间真不好意思,今后警方一定加紧对案发场景描述的格式化,推进报警者部分责任制……”

  安安静静坐在一旁的叶隐透冷不防出声:“万一是未遂呢?还有可能是恐吓之类的啊。”这句话她问得很平静,让人联想到夏夜萤火,日出前的雪花,一切在开端就可以预见其结局的事物。她问出口的时候仿佛已经确信自己得不到答案,但要说她对标准答案以外的解答丝毫不抱期待,那肯定也是骗人的。

  叶隐透沉默着站起身,弯下脖颈微一颔首。在征得警方同意之后,拉起爆豪正想走,不料手被挣开了。她疑惑地抬头,只见爆豪往方才踢倒的椅子脚上猛地一踩,又从裤袋里伸出手来一拨,椅子就竖起来归了位,动作干净利落无一丝赘余。警察睁大眼睛,终于露出一丝惊讶。爆豪头也不回地喊了声“走了”,就大摇大摆地出了警局。

  警局外面的太阳光意外的刺眼,叶隐透反射性地闭了闭眼,这才发现眼睑又酸又痛。一时不由得感叹“好心来车站接人结果被误会成欺压一般市民的进了局子”真是个蛮不讲理的剧本。虽然很对不起那个报警的好心人,但她真不是吓哭的……

  再看独自一人走在前面的少年,叶隐透硬是从他的背影里读出了并不存在的委屈,怀着莫名的感动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他走路大都取的直线,而且速度出奇的快。或许是迫于他身上如有实质的低气压,行人会自动自发地避开他。车站无比寻常的石砖路被他硬生生走出了神挡杀挡杀佛的气势。

  “才没有呢!”叶隐透还想反驳些什么,却兀地感到底气不足,只好憋闷地加快脚步。爆豪立马叫着“区区的落水狗竟敢走我前面”赶了上来,叶隐透当然不会无视这种不实的诽谤,两人有来有往地竞走着去售票机买了票,又你推我搡地下楼梯到了站台。因为小胖家现在正好在名古屋和静冈之间的丰桥市,叶隐透想着反正都坐过站了,手一挥订了去丰桥和丰桥转静冈的车票,也省得明天额外再跑一趟去送特产。

  爆豪一言不发,叶隐透好奇到了极点。但返程的车到站了,只好先跟着上车。两人的座位一前一后,连成一条对角线。顾及到其他乘客,叶隐透姑且压下满肚子的疑问。好不容易等到前排乘客离席去洗手,她赶紧抓住空当身体前倾,手垫下巴趴到前面的座椅上,迫不及待地用气音问:“小胜?干嘛不说话啊。啊我知道了,你不会是骗人的吧?”

  “当然会了!!信不信老子微笑死你!!”爆豪说着对叶隐透展示了什么叫“只露八颗牙齿却充满了杀气”的标准笑容。意见很大的邻座似乎终于忍不住要爆发,但抬头之后只花0.01毫秒就跟受惊的兔子一样缩了回去。

  叶隐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在无人喧哗的电车上格外明显。她对看过来的人做了抱歉的手势,又对蹦着青筋转过头来的爆豪摆了摆手,然后把纸条还给邻座,用尽量轻的声音说:“谢谢叔叔,我们是朋友,没事的。”邻座好像还存有疑虑,叶隐透干脆跟他借了笔,在纸条背面写写画画了起来。画完,还回去。邻座低头看画。从叶隐透的角度可以看见他楞了一下之后,脸上因紧张绷出的纹路骤然舒缓。

  他侧过脸来笑了一下,那头顺滑的银发叶隐透总觉得哪里见过……啊,大福同学右半边也是差不多的颜色!这么说来,他的个性应该是冰或者水的发动系了——真的打起来,说不定小胜才是嗷嗷叫的那个呢!好怀念啊,不知道大福同学还记不记得她。应该早忘了吧,毕竟相处时间顶多两三个礼拜。

  房间坐北朝南,采光很好。太阳高悬着,映在肮脏的窗玻璃上半掉不掉。这户人家的诡异之处在于,门窗都覆着一层不薄的灰,窗台上的盆栽更是瘦成了枯须,看起来很久没有好好打理过了。叶隐透咽了口口水,鼓起勇气按下了门铃。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一道小缝。缝里探出一张瘦削如骷髅的脸,瘦得几乎看不出性别。门里光线暗淡,跟门外的色差大得让人怀疑那截矮矮的门槛分隔的是黑白和彩色电视。“骷髅”的下颔咔哒咔哒,开始说话:“找羽根的话我是。有要紧事吗。”

  那每张开一下就脱一次臼的嘴里吐出的,竟然是叶隐透记忆中“羽根阿姨”的声音。她的脸庞曾经和小胖一样是称得上富态的圆润,如今却颧骨凸起眼窝深陷,活脱脱一具行尸走肉。爆豪显然也不是没有受到冲击,若有所思地微微眯起了双眼。叶隐透也没有心思去拆行李箱找什么东京都特产了,她小心翼翼地问:“那个,阿姨,你们出什么事了吗?羽根同学呢?”

  她对这位阿姨的特殊关照完全成了反效果,如果说之前的她只是思维混沌的活死人,现在的她忽然被某种异样的生命力支配了,死水一样的双目燃起两点鬼火,令人毛骨悚然:“小佐!小佐他不是失踪!!你们这些无能警察——”

  她语无伦次地嘶声尖叫起来,刺耳到楼下有住户不耐烦地喊:“臭老太婆叫什么叫!扰民不知道吗?!要儿子去管警察要!”叶隐透转过头去看爆豪。他察觉到目光,也皱着眉瞪过来:“想去就去啊。磨磨蹭蹭的干嘛,可恶火大。”

  叶隐透揪了一下他的袖子:“那我们一起走吧……?”她抬头去看他的脸,然而离太近反而看不真切,于是后退了两步。这回看清楚了:他眉心的刻度比平常深了好几分,格外不爽地撇着嘴。咒骂着“谁他妈跟你一起啊”,爆豪气冲冲地下了楼。

  下楼之前,叶隐透最后回了一次头。“他是被敌人抓走的!!我的小佐啊!!被个黑色的鬼魂给——”形同枯骨的女性披着杂草似的长发向天跪倒在地。她的眼神没有焦点,好像眼中映出的已不是天空,因为没有任何奇迹从天而降。

  “最初是丈夫被调来丰桥,后来举家搬迁,找了套学区房好让儿子来这里读书,一家人就那么安定了下来。没想到她家儿子会失踪,还失踪得那么突然。大家都觉得是她儿子贪玩掉河里或者在山里被什么野兽吞了,只有她一直跟警察说什么有黑雾一样的敌人闯进家里把儿子掳走了。”

  “但这种事情谁信啊?警察去她家取过证的,现场整整齐齐一个螺丝钉都没少,既没有脚印指纹也没有使用过个性的痕迹。就这么抢走个大活人,就是欧尔麦特也做不到啊。而且她儿子我也见过,就是个不学无术只知道吃的胖子,哪里值得费这么大劲儿去掳啊。能做到这种事情,直接把银行抢了多省事儿。”

  那之后是怎么回到静冈的,怎么拜托爆豪把特产转交给爆豪妈妈的,怎么翻出钥匙进老屋的,怎么躺倒在床上入睡的……叶隐透都不知道了。她只知道,世界的色彩像留不住的沙子一样从指缝中漏走,自己即将又一次变得空空荡荡。



Copyright © 2002-2011 全球十大博彩平台_佰博评级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09077631号

Top